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游戏 > 御灵师手册 > 第二十九章 我在等灵兽,你在等什么?

7月9日,天气阴。

“婶儿,今天不用给我准备午饭了,我回来吃。”

出门前,李长安对正在厨房忙碌的婶婶赵丽娟说道。

“回来吃吗?晓得了。”

赵丽娟没有走出来,只是应道。

今天的晨练比前几日时间要短了一些。

主要是以保持状态,以及恢复状态为主。

昨天睡了一觉,小豆丁的实力正式迈入安全级六阶。

其实小家伙也有点懵逼。

它昨天就是吃了个果子,也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身“灵性”增长了不少。

经过李长安的解释,它才明白自己居然成长了,如今是安全级六阶的灵兽了。

这大概就是,“真·睡着睡着就变强了”的具体案例吧。

所以今天早上它的晨练任务就是恢复状态。

而没了小豆丁作为陪练,小幻的训练任务也轻松了不少。

再加上李长安也不想过度消耗它的体力。

因此今天早上的晨练,结束得比往常都要早。

简单地跟婶婶交代了句后,李长安就带上两个小家伙,背上挎包,径直赶赴合隆矿场。

...

...

合隆矿场还是如昨天那样,空荡荡的,显得极为安静。

但一些细节方面,还是有所不同的。

比如说。

从矿洞中,引出数十根细长的电线,最终汇聚到了矿洞外约莫七八十米远的地方。

“李长安!”

迎面而来的,是矿场真正的主人顾鲤,以及紧随其后的张维和等几名治安局人员。

顾鲤小脸红扑扑的,眼中有种莫名的兴奋。

“还有小幻,小豆丁,早上好!”

顾鲤还不忘和李长安的两只灵兽打了个招呼。

“喵呜~~”(=?w?=)m

“吱吱~~”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在的小幻和小豆丁对顾鲤的态度,那是翻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

“准备好了么?”李长安看向张维和。

只见一向雷厉风行的张维和,现在居然有些犹豫,有些迟疑。

他看着李长安,试探着问道:“你真想这么做?”

“当然。”李长安表情不变。

张维和看了眼正在和小幻比划着爪子,一脸天真的顾鲤,嘴角抽了抽。

“你确定你真的要炸矿洞?”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把李长安的目的说了出来。

当着人家矿场主人的面,说要炸了人家日进斗金的矿洞,张维和都不知道是他疯了,还是李长安疯了。

“真的是这样?”

顾鲤扭过头看向两人。

只不过李长安和张维和都没从她的脸上,或是眼中看到有任何的不满,有的就只有......跃跃欲试?

好吧,其实是顾鲤疯了......张维和心中腹诽。

李长安没有接话,只是再次问道:

“是让矿工们安装的炸药吧?”

“是的。”张维和点点头,“现在矿工已经暂时遣散了。”

他明白李长安的意思。

让矿工们安装炸药,才能把这件事通过某些渠道,传递到真正隐藏在幕后的凶手耳中。

经过昨天在矿洞中遇到了那群黏土史莱姆后,李长安差不多能够明确一点。

不管藏在后面的人是谁。

矿洞中的黏土史莱姆,对藏在最深处的那人,绝对很重要。

或者说,那些黏土史莱姆,才是对方真正的目标。

既然这样。

那李长安就干脆把整个矿洞给炸了,封锁了找到黏土史莱姆的可能,也封锁了它们出现到地表上的机会。

这就是所谓的“掀桌子”。

抓住事件的源头,直击对手的痛脚。

唯一的问题,或许就是这样会触及到顾鲤的利益。

不过看顾鲤的模样。

似乎这反倒成了最简单的。

“你们在这里等我吧,不要靠近。”

李长安提醒了句,走向整个矿洞埋藏炸药的引爆点,那处于矿洞七十米外的所有线路聚集处的一个红色的摇杆。

“喵呜~~”(想想真有点小兴奋诶。)

小幻搓着爪子,脑海里思考着要怎么说服李长安,让它来按下摇杆。

而小豆丁则一个劲的摇头。

如果可以。

它想和顾鲤他们站在一起。

啪嗒——

走到摇杆处站定,手掌轻轻地握住了摇杆的末梢。

李长安缓缓抬起头,环伺四周。

轻咳了声。

“咳咳。有一说一,该出来了。”

沙沙沙——

话音刚刚落下,就听眼前布满了炸药的矿洞之中传来了脚步声,一个人影缓缓从中走出。

是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整洁的工装,戴着顶白色的安全帽。

李长安身后远处的张维和以及顾鲤等人纷纷眯起眼睛,聚焦于男人的身上。

随着身形的渐渐显露,他们同时露出了疑惑、意外、错愕、恍然的表情。

“邹寒铭?”

张维和道出了来人的名字。

“是谁?”顾鲤满脸疑问地看向他。

张维和脸颊抽了抽,微微扶额道:

“你这矿场的第一负责人。”

他之前还对邹寒铭进行过特殊调查,对方表现得很配合,甚至说是有点懦弱。

居然会是邹寒铭?

“嗷......”

顾鲤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不过。

当邹寒铭走出矿洞,李长安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对着他摆了摆手。

“不是你。”

不是他?

张维和与顾鲤同时一愣。

那是谁?

李长安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

嘣~~嘣~~

说完之后李长安也不解释什么,只是把玩起身边的红色摇杆。

轻轻拨弄一下,摇杆就在那颤栗晃动,发出声响,如同拨弄心弦,连远远的张维和与顾鲤等人都不由紧张起来。

“喵呜~~”(你不按我来,摇来摇去瘆得慌。)

小幻捂着眼睛,爪子间时而分开缝隙,时而合拢遮挡视线。

一副想看,但又怕得要死的模样。

小豆丁就干脆多了。

蜷缩在李长安的口袋里装死。

晃了好一会,始终没见动静。

当李长安以为自己想错了的时候,才终于又传来了脚步声。

这次的脚步声,来自矿洞外。

轻薄的红纱半遮着白皙长腿亭亭而立,精致的瓜子脸蛋上浅浅的粉状遮盖了瑕疵,眼泛桃花似秋水,粉嫩绛唇恰丹樱。

张维和眉头紧皱,“真的还有人?”

顾鲤更错愕。

“郑春月?”

来人,正是郑春月!

郑春月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饶有兴趣地看着站在引爆器旁边的李长安。

嘴唇翕动:“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李长安一手搭着摇杆,缓缓抬起头,咧开嘴角,笑道:“刚刚。”

张维和:“???”

刚刚?

那岂不是......诈出来的?

郑春月:“......”

她也有些愕然。

看到她的表情,李长安笑得更开心了。

随后才慢条斯理地缓缓道:

“你很聪明,往矿道内放了块铜火矿,然后又在浴室的地漏中留下铜火矿的粉末残留,以此引导我们认为杨建德死于意外,是由铜火矿自燃所造成的。”

“你把那堆书放在书桌上任由我查看,让我怀疑杨建德是不是御灵师。并且用那些书籍引导我第二次探索矿洞试图了解更多信息。因为你把握不住我的实力,想要试探一番。”

“最后让蒋强跳出来,以他之口将所有线索归束于杨建德一人身上,完成线索的闭环。”

“接下来不论是我们顺利结案,还是不放弃来硬的,你就都有了把握。”

郑春月饶有兴趣地看着李长安,没有打断,只是眼眸闪烁着。

李长安继续道:

“而最让我佩服的,是你很懂人心。”

“你很清楚你和杨建德关系不和睦这一事实知道的人不少。”

“却在我和顾鲤上门时,故意哭诉成你们夫妻关系和睦。”

“同时又从一些细节展露出你们不和的事实,让我抓住这个细节无限放大,营造出一种真真假假掺杂的模样,使我误以为你在隐藏的,只是你们夫妻不和这件事。”

“越是聪明的人,就越容易相信这种真假交错的信息下,那虚假信息所掩盖的事实,却不知道在不经意间被你引导牵着鼻子走。”

“这样下来,不管是按照明面上的线索,还是按照虚假之下的线索,我们都不该把目光放在你身上。”

一气说完之后,李长安心满意足地喘了口气。

郑春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半晌,嫣然一笑道:“所以你是聪明人还是蠢人?”

李长安耸耸肩。

“我比较谦虚,算半个聪明人吧。”

“噗呲——”

小幻赶忙捂住嘴巴。

这是谦虚还是不谦虚?

“说了这么多......”郑春月把手搭在了邹寒铭的肩上,他的眼神逐渐呆滞。

嗡——

一只灵兽缓缓从他身上飞出,邹寒铭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而这只灵兽,显然和昨天抢走李长安灵核的那只灵兽一模一样。

同时郑春月继续道:“你还是没说出,怀疑我的原因。”

李长安盯着那只灵兽,试图从脑海中寻找出关于这只灵兽的信息,同时嘴上说道:

“可是你忽略了一点。明明你与杨建德不和睦,整个家除了床头的那张结婚照外,还保留有哪些和杨建德有关的东西?橱柜里没有衣服,鞋柜里没有鞋子,洗漱台没有牙刷、牙杯、毛巾.....

为什么偏偏那几本书,就留了下来?”

这也是他事后才想到的。

整个家都已经抹除了与杨建德有关的东西,为什么那些书还留着?

除非那些书并不是他的。

“而且你也没想到,我能看懂那些古钟文字吧?”

听到这里,郑春月脸上的从容和笑意,终于是慢慢消匿了。

眯着眼睛沉默了会。

嗡嗡嗡——

郑春月背后的矿洞之中,忽然传来密密麻麻的振翅颤抖声音。

下一秒。

一片好似黑云一样的生物,从中飞出。

仔细看的话,能够发现构成这片黑云的,赫然是那一只只昆虫类灵兽!

并且它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了些浑浊的泥浆。

郑春月再次露出笑容。

“之所以听你说这么多,我是在等我的灵兽,你在等什么?”

她看着眼神略微有些呆滞的李长安,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哪知道。

李长安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也很快恢复如常,同样露出戏谑的笑容。

“好巧,东拼西凑胡诌这么久,其实我也在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