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其他 > 盗墓直播:开局曹操七十二疑冢 > 第190章 不期而遇、关中坐地虎

“喂,哥们醒醒了?”

“嗯……”

昏昏沉沉中,陈爻模糊不清的回应了声,似乎有人在拍打他的肩膀,人又下意识翻了身打算接着继续睡。

“船差不多要发了。”

“嗯?”

紧随其后的一句话。

就像是道闷雷,在他耳边陡然炸响。

陈爻猛地一下睁开眼,在老板错愕的目光里,以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翻身一跃而起。

落地时,惺忪的睡眼里也变得明朗。

“几点了?”

随手拿起一旁床头柜上的矿泉水,正要拧开,见老板还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

陈爻轻轻咳嗽了句问道。

被他一打岔,老板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挠了挠脑袋回道。

“快九点半了吧。”

“行,多谢提醒。”

拧开瓶盖,灌了一口凉水,倦意和暑气一下都消散了不少。

刚才睡梦中下意识的动作。

而今想来才觉不妥。

但又不好解释,毕竟有着掩饰的嫌疑。

陈爻干脆没有继续说话,只是转身往楼下走去,在过道走廊上时,他抬头往小院外远处的码头看去。

跟之前天亮时的冷清不同。

眼下的河面上渡船往来。

汽笛声悠扬,隐约还能看到远处水雾升腾的水面上打渔船慢悠悠的划动着。

至于岸边,也多了不少人影。

有世世代代在秦岭居住讨生活的人。

也有外地来的游客。

只不过他们是否真是来赏景的就不得而知了。

早上看到的客船靠在码头边,不时有人通过木桥上去。

系着腰包的售票员,站在木桥外重复着撕票的动作。

见此情形,陈爻目光不由一亮。

终于等到了。

踩着楼梯一路下到院落里。

蹬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等他穿过堂口去到前院时,一眼就看到洗的干干净净,停在院子里沥水的摩托车。

“哥们,车没多少油了,记得加。”

跟来的老板还不忘提醒一句。

“不用了,老板,车留给你了,就当是饭钱和房费。”

陈爻看了眼,却没有停下。

只是径直冲着不远外的码头走去。

老板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惊醒过来,冲着陈爻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这……不用那么多钱的,我找给你。”

山里往来确实不方便。

他们靠近渡口还好点,外出采购什么的全靠船只运送。

车子基本上很难开进来。

有辆摩托车跑跑倒是可以。

但一碗蛋炒饭加几个小时的房费才多少钱?

可是,已经进了码头的陈爻,只是背着他摆了摆手,随后买了张票径直上船。

虽然是淡季,但这是附近唯一的码头。

而且等了这么久。

船上的客人并不算少。

只不过大部分人都坐在船舱的位置上闭目养神,只有少数站在船舷上,要么拿着摄像机拍摄,更多的则是趁发船前抽根烟。

陈爻并未急着下舱。

自顾自走

到船头,俯身靠着船舷。

迎着水面上吹来的风,想着提提神。

这一觉睡了四个多小时。

醒来那会还好,如今却是浑身酸乏,借着欣赏风景的空隙,运转导引术。

慢悠悠的呼吸着。

别的不说,秦岭确实不愧是龙脉祖庭,气息浓郁事半功倍。

也难怪自古以来隐士无数。

在此避世修行。

转眼的功夫,他就感觉浑身轻松。

那股酸乏之意已经缓和了许多。

转身靠在船舷上,吹着江风,远远眺望着连绵无尽的山峰,老沟寨的古楼民居依山而建,高山大川,别有一番意境。

“小五,帮我把颜料盒拿来。”

“这角度风景太绝了,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正沉浸在古民居和山川的景色里,陈爻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他下意识侧过身,瞥了一眼。

几个学生打扮的年轻人,从船舱里钻出,一脸惊叹的指着岸上的寨子。

说话的是个女孩。

长得不算特别惊艳,但一双眼睛清澈,给人一种特别干净的感觉。

“还画,小瑜你都画多少张了。”

“再说船都快开了吧。”

旁边正拍摄的年轻人,脸色显得有些无奈。

“快去,要不然真来不及了。”

“行行行,我算是怕了你了。”

年轻人也不敢耽误,迅速回到船舱,没多久的功夫就拎着一只书包上来。

而这个时间里,小瑜也动作麻利的架起了画面。

拿到炭笔便沉浸在作画中。

见状,陈爻瞥了眼地上的书包,挂着的扣子上隐约能看到艺术学院几个字,还有校徽。

他顿时明白过来。

估计是趁着暑假来秦岭采风的学生。

看她面对的方向,似乎正是刚才自己打量的风景。

陈爻心里不禁生出几分好奇。

这秦岭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唯独他们这种少见。

背着手慢悠悠走过去,也没靠近,就是走到身后的船舷边站着,然后目光投过去。

只看了一眼。

陈爻目光就忍不住微微亮起。

说实话,他从没学过画画,也从没去过什么画展画廊。

但并不妨碍他对艺术的欣赏。

简单寥寥几笔,便将山雾缭绕云生处的老沟寨勾勒出来。

这小姑娘还是很有水平的。

远处山川如绣,眼前青眉如黛。

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咋就不能上了?”

“来来来,仰头日老的,俺来秦岭多少次了,什么时候还要检查包裹?”

“贼你妈的,再废话,批嘴给你扇扯……”

就在他欣赏着女孩儿作画时,远处码头上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陈爻眉头不禁一皱。

虽然口音很重,但好话脏话还是一下能分辨出来的。

何况那语气听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从女孩儿画板上挪开视线,抬头看向远处。

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正在和售票员吵的不可开交。

一个个大包小包。

满身脏乱风尘仆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刚从哪座山里挖矿出来。

“我就说一句,让不让上,不让……今天这船你们就开不了!”

售票员被几个人盯着,背影显得无比萧瑟。

虽然他一直在苦苦解释,检查是公司的规定。

但那几个陕北口音的男人根本不加理会,反而开始上手,推推搡搡,尤其是其中一个天然卷的高个子,更是拿手抵着售票员的脸威胁。

“那我得问问船老大……”

售票员最终还是没顶住,低着头穿过横桥,往船舱里跑去。

“瓜怂烂货,再罗里吧嗦老子做了他。”

几个男人则是冷哼大笑。

趾高气扬的直接上船。

刚上船,陈爻便从他们身上察觉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几乎是扑面而来。

再看他们,一行四人,大包小裹,隐隐还能听到铃铛铛的动静。

似乎是银器撞动的声音。

“不会这么巧吧?”

看到这,陈爻眉头不禁一皱。.

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早上吃饭时老板说过的那些话。

陕北刀客、关中坐地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