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其他 > 盗墓直播:开局曹操七十二疑冢 > 第162章 火龙攀附于壁、鲁班古术

高陵墓中。

陈爻就曾见过糯米石灰浆修建的墓墙。

那也是古代修建城墙最为常见的粘土之一。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

这座古墓里,和石灰掺合的并非糯米,而是人血!

难怪一进入此间,他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适感,阴风死气浓郁的让人几乎没法呼吸。

而且那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鬼泣声。

而今想来,或许不是错觉。

难怪前代那些盗墓贼,皆是无功而返,半途而废。

他身怀金乌火意,在墓下待的时间久了都浑身难受。

寻常人沾染了尸血。

又被死气一冲。

气息紊乱,死于非命都是正常。

封闭五感窍穴。

陈爻松开手,从半空一坠而下。

只是弄明白了其中秘密的他,非但没有半点轻松,神色反而愈发凝重。

先秦时人殉成风。

不说周天子各个封地的诸侯。

动辄就会杀死成百上千的奴隶俘虏陪葬。

就是底下那些王公权臣。

死后也是如此。

只是,以人血为浆修筑古墓,对他而言还是难以想象。

按照之前的勘测。

这座大墓占地至少六七亩。

消耗的黄崖柏木都不计其数。

想来杀死的奴隶,绝对只多不少。

呼——

落地后。

陈爻恍然有些失神,长长叹了口气后,这才压下杂乱无章的念头。

而今最重要之事。

是先弄清楚这座古墓所属何人。

还有提防先前那头逃走的诡物。

他在明,对方在暗。

以有心算无意,又在它的老巢当中,稍有不慎,怕是就要落个那些倒斗行前辈的下场。

他可不想留下来陪葬。

“爻哥怎么表情这么严肃?”

“刚才头顶啥情况啊。”

“给兄弟们说说呗,到现在为止,我人都还是懵比状态。”

“是啊,这次爻哥好像没以前那么善意了。”

“有没有懂哥,帮忙解释下啊。”

见他行事毫无章法,只有眉心间的愁容凝重,始终挥之不去。

直播间观众不禁看的一头雾水,纷纷问道。

只是……

瞥了一眼弹幕的陈爻。

却是忍不住摇头一阵苦笑。

“别说你们,我现在也一样啊。”

这话真不是夸张。

对于眼下这座大墓的了解,到眼下为止都不算多。

仅限于名字、朝代以及大概的结构。

至于墓主人完全不得而知。

“???”

“啥情况,爻哥你以前不是都先踩好盘子再下手吗?”

“完了,爻哥打了一场没有准备的仗,这次怕是悬了。”

“完全一无所知,这还怎么探?”

“以我十年老粉的经验看,这墓绝对不简单,哪有一开始就这么邪的。”

“只能祈祷爻哥临场应变了。”

看他神色语气不像开玩笑。

一时间众人更是诧异。

毕竟无论高陵还是武侯墓,陈爻都展现出了无比强势和自信的

态度。

哪像如今。

就像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孩。

整个世界在他们眼中都充满了未知和想象。

“放心,也是老司机了,何况性命攸关,谨慎是肯定的。”

见众人关切。

陈爻只是笑了笑。

墓下凶险,无非就是机关陷阱、古尸粽子、亦或是阴煞邪物。

刚才那只骨手的主人。

虽然未曾碰面。

但也算交过了一次手。

给他的感觉,和当初高陵中那具鬼婴实力差不多。

身具金乌血脉。

又有镇尸符在手。

对于那等邪煞没有任何问题。

说话间。

陈爻敛起心神,再无犹豫,径直沿着身下过洞往古墓深处走去。

呼啸的阴风里。

只听得到他鞋底踩过发出的沙沙声。

不时还会驻足停下看看。

过洞两侧的岩壁上,每隔几步十几步,就会有浮雕出现。

风格古朴,厚重大气。

完全符合战国时代的特征。

至于浮雕的内容也是千奇百怪,士卒、将军、战马、飞禽走兽不一而足。

走走停停中,不知觉间,陈爻终于穿过了整条过洞。

前方地势一下豁然开朗。

出现了一座地底深坑。

穹洞明显被人精雕细琢过,有星空古图,四周墙壁上则是挖出不少洞窟。

每一处洞窟内。

都有一具青铜侍女跪地捧灯的人像。

只可惜千百年过去。

铜盏中早已经油尽灯枯。

“天井?”

陈爻四下看过,很快就发现与自己平行的左侧不远外。

岩壁上同样延伸出来一扇洞门。

想必就是北过洞。

如此想来,眼前这座深坑般的建筑,应当就是竖穴土坑的第二重。

“天井?”

“墓里头还有这个吗?”

“我记得这好像是徽派建筑中的吧?”

“何止,四合院、苏式园林、晋中古楼、以及南方绝大多数古民居都有。”

“等等你们就没发现,到这已经没路了吗,难不成还得下井?”

“这墓葬的结构好奇怪啊。”

借着灯光摄像头将天井四周照的清晰无比。

追了两期直播。

对墓葬构造略有了解的老观众,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没错。”

“这也是战国竖葬坑这个说法的来由。”

陈爻点了点头,平静解释道。

不过说话间,心神却不敢有半点放松。

毕竟先前那头诡物就消失在了此处。

眼下黑暗中,隐隐还能察觉到一丝气息残存。

那东西到底是何物。

目前还没有定论。

但危险是肯定的。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陈爻不会让自己置身险境,时时警惕才是最好的状态。

“这井咋下,好像都没看到扶梯。”

“总不会跳下去吧?”

听过解释,众人虽然表示理解,但还是有些无法置信。

毕竟这口天井直上直下。

四周也没有栈道扶梯。

上下未免太过不便。

“放心,古人下葬怎么可能考虑不到这点。”

陈爻笑了笑。

话音落下的刹那,屈指一弹,一缕无形的火意飘落到对面那盏跪地侍女灯的铜盏内。

油脂虽然残存无几。

但还是被点燃。

火光洒落。

就像是按下了开关键一样。

足有数丈深的天井中,一盏又一盏的灯火凭空亮起,从上到下,就如一条银河倒悬。

落在观众们视线中。

更像是一头攀附在井壁上的火龙。

缓缓睁开了眼。

给人一种震撼又神秘莫测的感觉。

等到火光四起,浓雾般的黑暗被慢慢驱散。

同时。

一架古老的辘轳从地底下缓缓升起,与天井口齐平时才停下。

“???”

“这什么科幻机器!”

“我靠,这真的是先秦战国墓吗,怎么感觉这么高科技。”

“这……不会是鲁班机关术吧!”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