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其他 > 盗墓直播:开局曹操七十二疑冢 > 第95章 神明之器、陷阱重重

“我靠,又是一件西周古鼎!”

“这是重器啊,少说十年的大开门。”

“爻哥出吗,我学生,来个诚心价。”

“我出一个亿,够吗爻哥,够的话就当我没说。”

“这要弄个古鼎放家里,啧啧,牌面十足啊。”

“兄弟,回头估计还得敲锣打鼓送你走,更有牌面。”

强光之下,镜头完美无缺的将那尊青铜兽面雷纹鼎呈现出来。

稍微懂点古玩收藏的,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件两周时代的古物。

战汉的器物,都已经罕见无比,更何况这等大鼎。

少说一人多高。

通体幽深。

透着一股厚重、古朴而沧桑的气息。

鼎身四面,都刻有神秘的兽面。

这种一般而言,都属于神明之器,也就是祭祀天地神明所用。

比起殉葬礼器更为贵重。

放出去那绝对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莫说一个亿,就算再价格零,估计也会争破头。.

观众们震惊万分。

但身处洞窟外的陈爻,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

神色接连变换。

又是唉声叹气,又透着几分难以置信。

各种复杂情绪交织。

最终。

那股怒气再压制不住。

陈爻忍不住狠狠一挥拳头,吐着浊气狠狠骂了句脏话。

原本按照寻龙诀所找到的方位。

这具棺椁下,应该就是阴阳宅,也就是武侯墓的入口所在。

但眼下所见,却只有一尊古鼎。

摆明龙脉被人做了手脚。

为了确认自己猜测非假。

陈爻又迅速取出身上那方罗盘,果然无论怎么做,指针始终指的都是底下那尊兽面雷纹鼎。

“雷纹……”

“震卦为雷!”

死死盯着那件兽面古鼎上的重重雷纹,陈爻喃喃呓语,忽然间,他猛地抬起头,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惊诧。

震卦为雷。

古鼎封脉!

他总算明白过来。

为何不是其他,偏偏是这尊古鼎。

全他妈都是有说法的。

他心头迅速浮现出一道羽扇纶巾的身影来。

嘭!

五指紧握,一拳狠狠砸在身下的地砖上。

因为愤怒之下力道太重。

那块地砖上瞬间裂纹密布。

诸葛亮实在是机关算尽,竟然用一尊雷纹鼎替代了龙脉,更是不惜成本,修建起了这样一座庞然大殿。

一点点将他引导此处。

这哪是什么狗屁的龙穴宝地,分明就是个置人于死地的埋骨坑。

想通这一点,陈爻实在震撼到了极点。

回想一路至此。

应该是从踏入大殿的那一刻,他就陷入了诸葛亮的算计当中。

亏他还想着,诸葛亮不过如此,有什么手段尽管下来,他全部接着就是。

没想到。

一路过关斩将,历经凶险。

丹火、暗箭、千年不腐尸。

到头来竟然只是一场笑话。

陈爻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最后尽数化作一声苦笑。

难怪有算尽前后一千年的说法。

眼下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出现在定军山,是不是也早就被诸葛亮给算到了。

暗墙后那些布置,以及眼下这座伪装成龙脉的陷阱,难不成也是为他所设?

除了自我怀疑之外,他整个人还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和一个死了两千年的人博弈。

本以为胜券在握。

但根本想不到,这才第一局,甚至还没开始就被将军,实在……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

这一连串的机关暗阵0,设计的如此精妙,竟然从头到尾都只是作为这个陷阱的埋伏。

光是这份手段。

都足以让人震撼。

难道此人真能算尽身后五百年?

陈爻心头思绪如麻。

但很快。

他眼神中的迷茫就被尽数驱散,“不,绝不可能!”

诸葛亮就算再神,也绝对算不到一点。

他根本就不是这一世的人。

一切应该都只是巧合罢了。

自始至终,他所有的布置后手,都是为了防止盗墓之辈进入他的葬身之地。

要不然,真要能算到是他。

就应该知道这些手段虽说凶险惊人,但决计无法拦住他,更不会只是在冰玉棺中葬下王双一人。

“还有胜算!”

陈爻慢慢抬头。

神色重新归于平静,不过却也多了几分决然和狠戾之色。

眼下他要做的。

是找到真正的武侯墓入口。

他脑海里飞快闪过来时所见的一切。

古宅、高墙、大殿。

就像是电影镜头一般,每一帧都不敢有丝毫错漏。

按照藏经所言,这地方确实符合古墓建制。

阴阳宅交汇之处,便是龙脉之地。

也没错。

那问题究竟出在哪?

陈爻眉头紧锁,目光扫过四周,最终,视线还是落在了身下洞窟内那尊青铜兽面雷纹鼎上。

既然诸葛亮用它封死地脉。

是否就是在说,只要破了这尊雷纹鼎,地脉重现,风水就能归于正常?

这念头一起,就像是燎原之火般,愈演愈烈,根本无法阻止。

陈爻也无半点犹豫,一咬牙,人直接跳了下去。

洞窟上宽下窄。

就像是个酒葫芦。

陈爻整个人几乎紧紧贴在了鼎壁处。

而且,雷纹鼎比他想象的还要大,一米八几的个子,站在底下,也仅仅比它高出半个头。

吧嗒一声。

伸手拧开手电。

陈爻低头看去。

视线正好与鼎身一侧的兽面平齐。

那是一头人面虎身九尾的怪物,长相怪而凶戾。

但他却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山海经中记载的上古陆地霸主陆吾。

也就是传闻中掌管帝之下都、天之九部的昆仑山神。

这倒是有趣。

陈爻似乎记起了什么,在狭窄的洞窟内,沿着古鼎来回转了一圈。

才发现青铜鼎上,雷纹之中,四张兽面皆是陆吾。

只不过是以四种不同的形态出现。

“所以……这是古人祭祀昆仑山神之物?”

看到这,陈爻忍不住低声道。

像是在喃喃自语。

但与此同时,脑海中的迷雾却像是一下散尽。

陆吾司掌天之九部,镇压昆仑西南。

而这座青铜鼎的西南……

下意识的,陈爻抬头望去,目光越过洞窟,视线最终落在了墓室深处一面墙壁处。

想了想,他还是暂时先行压下收走古鼎的念头。

万一诸葛亮也料到了这点,一旦地脉重现,反而会让积郁了两千多年的阴煞地气尽数爆发,恐怕这座阴阳宅瞬间就要毁于一旦。

即便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否在一息之间安然逃生。

所以。

陈爻只是双手撑着洞口两侧,稍一用力,整个人就从洞窟底下一跃而出。

随后举着手电,迅速往西南那面墙壁处走去!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