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其他 > 盗墓直播:开局曹操七十二疑冢 > 第89章 翻天门后木牛流马

咚咚咚~

只一瞬间的功夫。

木龙销器弓弩中激发的箭雨,便疯狂倾泻而至。

狠狠刺向伞面。

躲在金刚伞后的陈爻,耳边只听见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撞击声,比先前的蝙蝠潮更为惊人。

箭矢贯劲极重,他甚至能看到箭头扎入伞面,形成一道深深凹陷,贴近脸庞的恐怖情形。

仿佛……再往前一点,就会刺穿他的脸骨。

不过,金刚伞能耐水火、腐毒不侵、刀枪不破,这封匣火龙阵虽然气势惊人,箭簇上也是火光燃烧,但却根本奈何不得他手中那柄金刚伞。

钢骨铁叶的伞面,看似深陷,却始终没有丝毫被穿破的迹象。

等到那些箭矢余力耗尽。

就像是雨水,沿着伞面无力的坠落到陈爻脚边的地上。

更多的。

则是从他头顶呼啸而过。

射穿两侧的墙壁,或是直接破穿地砖。

深深插入其中。

只剩下尾端箭羽在黑暗中发出嗡嗡的震颤声。

这种蜂窝匣弓弩,构造其实极为简单。

加上易于伪装。

在古墓陵寝中很是常见。

外形多变而中空。

里边埋着机括弹簧,一旦有人触发机关,其中铁箭暗器如雨一般射出,将胆敢闯入其中的外人射杀当场。

不过。

按照摸金一派古老相传下来的法子。

只要发现这种机关销器,可以通过不断触发,将其中所埋的弓箭暗器一一耗尽。

但眼下,这条墓道中的木龙箭匣似乎无穷无尽。

箭出如雨,始终没有势头减弱的迹象。

头顶呼啸的声音嗡嗡不绝。

只短短片刻间,陈爻就像是承受了一轮榴弹炮的攻击。

不仅是手腕,连肩膀和双肘都被震得发麻。

身前身后的地上,掉落满地的箭矢,就像是铺上了一层干柴。

一道道火焰四处烧起,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那是箭簇上沾染的毒物挥发造成。

不过他早就以金乌火意护住了命脉,即便只是用一条湿巾简单包了下口鼻,也绝不会被毒气侵染。

咚咚咚~

一连过了足足三四分钟。

陈爻都感觉自己有些独木难支时。

远处那一排木龙中的箭矢齐发,终于慢慢缓了下来,到最后,箭矢耗尽,再无半点动静。

墓道中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沉寂。

呼~

长长吐了口浊气。

不过陈爻眼神中却仍是透着一丝后怕。

这封匣火龙阵,实在惊人,如此幽深狭窄的墓道,也幸好他有金刚伞在手,否则换个人来,必死无疑。

这才是真正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阴阳宅、火龙阵。

这连墓门都没摸到,就已经经历了两次足以致命的手段。

陈爻眼神里不禁浮现出一抹寒意。

不愧是诸葛亮。

出手就是死招啊。

心神未定的他,忽然瞥了一眼身后。

这条墓道东西走向,他现在是向东而行,虽然看不见西向深处,但陈爻也猜测的出来。

那里恐怕同样布下了火龙阵。

手握金刚伞,稍稍休息了片刻后,陈爻不再耽

误,继续向前。

二十多米的距离,花了足足三四分钟。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触动的木龙机括。

诸葛亮能弄出木牛流马那等器物,在机关销器上实在堪称宗师。

这条墓道狭窄压抑,每一步都是置人于死地的陷阱。

他哪还敢大步流星的贸然闯行。

小心靠近后。

举起手电凝神看向那扇石拱墓门。

大概两三米高。

用一整块山石雕琢而成。

上边密密麻麻扎满了铜钉。

远远看着有点像故宫那扇大门。

不过与那显示庄严气象的铜钉不同,这扇墓门上,与其说是铜钉,还不如说是先前过仰天洼时,见到的那种扎马钉。

而且。

光线照射过去。

那一排排铜钉之上,泛着一抹幽深碧绿的光泽。

一看就知道被涂抹了奇毒。

触之即死的那种。

和曹操墓比起来,这武侯墓才是真正的凶险。

布下机关暗阵的人,心思更是狠毒无比。

自始至终,就没留人半点活路。

陈爻心中沉重难言,有种大雨将至时的压抑,胸口像是堆了几块石头,简单呼吸下,都浑身不适。

这伸手去推墓门,肯定不行。

稍稍琢磨了下。

他目光忽然落在了手里那把金刚伞上。

金刚伞腐毒不侵。

倒是正好又能派上用场。

将伞面收起,陈爻紧紧握着伞柄,就像是抓着一根长枪,整个人身形尽量往后。

万一这墓门上除了浸了毒的铜钉外,还有弓弩埋在其中。

也能有一个缓和过渡的距离。

全神贯注之下,或许能够来得及躲避。

握着金刚伞。

陈爻轻轻抵着石拱墓门,然后慢慢用力。

但让他诧异的是。

只是随便使了下力气。

那扇看上去少说几千斤重的石门竟然……就那么被推开了。

沃德法克?

陈爻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但人却不敢有哪怕半分迟疑。

以诸葛亮的性格,哪会这么随意让人进入。

这门百分之百不对劲。

果然!

这念头才起。

随着墓门打开,就听到那墓门后方传来一道低沉的咆哮声。

好似金石撞击,雷声滚动。

又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一头巨兽,发出低低的怒吼。

那声音说不出的古怪,陈爻一瞬间竟然硬是想不出一个词能准确的描述出来。

轰!

没等他反应过来。

墓门后,一道足有人高的身影,一下将墓门高高顶开,随后朝他狠狠冲撞而来。

借着手电筒的光。

陈爻惊诧无比的发现。

那竟是一头牛!

浑身披着黑甲,不……不是黑甲,准确的说是一把把如同柳叶,细长而窄的刀。

壮硕惊人,但双目无神,浑身内机扩销簧咚咚作响的木牛。

“木牛流马?”

看到它的一刹,陈爻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个名字来。

刚他还想到了这东西。

想到立马就变成了现实。

一时间,他竟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人要是倒霉,喝冷水都他妈塞牙。

这说啥来啥。

跟他妈肚子里的蛔虫似的。

那头木牛头顶双角,不过却不是木头打制,而是两把如同弯月一样的钢刀。

刀刃上闪烁着渗人的寒光。

而且虽然是木头机扩打制,但速度却是快的惊人,丝毫没有生涩凝滞感。

简直就是一头发了怒的蛮牛。

最要命的。

木牛体型与墓道宽度相当。

根本就是量身打造。

这么冲撞过来,只要被它稍稍擦上,可就是穿肠破肚、承受千刀万剐的痛苦。

陈爻心思飞快转动。

只是数个念头,都被他迅速否决。

“难道老子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等那木牛冲至身前一两米外,眼看那两把钢刀就要横着将自己斩断。

陈爻脸色阴沉,眼神中绝望难掩。

曹操墓中虽然也是凶险重重,但远远没到这样的程度。

这他妈一重接着一重。

根本不给人休息的间隙。

摆明就是打算用车轮战,将闯入其中的人活活耗死。

封匣火龙阵不行?

那我还有木牛流马。

不对,这哪是木牛,这是他妈的远古斗兽。

但越是如此,藏在他骨子里那种偏执,却像是火绒一点点燃烧起来。

眼神中绝望尽去。

只剩下一抹浓浓的凶煞狠戾。

清秀俊朗的脸庞,都因此显得狰狞万分。

陈爻就像是陷入绝境,孤注一掷般,反手刷的一下拔出倚天剑。

而后。

长剑撕裂身前黑暗。

一两米距离转瞬即至。

裹挟着寒光剑气,狠狠斩向那头木牛头顶上!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