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其他 > 盗墓直播:开局曹操七十二疑冢 > 第52章 不腐之身、转瞬即化

“我出息了,竟然能够亲眼见证历史。”

“曹操七十二疑冢,从今天开始可以宣布是往事了。”

“一千八百年,历经十二朝,这段尘封的往事总算有了结果。”

“历史烟云,繁华落尽,无论如何,爻哥对我而言,绝不是破坏者,而是历史的揭露者,而我们,则是见证者。”

“总而言之一句话,爻哥牛逼!”

“老子虽然没多少文化,但看下来,就感觉一句话,爻哥真的牛,多少人都没做到的事,在他手里成为了现实。”

陈爻一句话。

开棺定论!

如同往油锅里倒入一盆凉水。

瞬间引爆了直播间氛围。

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无数大额礼物,超火、火箭、飞机,密密麻麻,如同绚烂的烟花直接刷屏。

连平时那帮从不刷礼物的白嫖怪,也是破天荒的大方起来,把省吃俭抠出的钱充了给他打赏。

因为斗鲨平台的机制。

这种大额打赏,会在每个直播间以横幅的方式出现。

只要点一下,就能够进入陈爻直播间。

算是一种人气推广。

但眼下,所有房间几乎都被霸屏。

一下吸引来无数观众。

“今日有幸,与大家一起见证这段历史。”

“曹阿瞒是第一个,但不会是最后一个,天下何其广阔无边,地下埋藏了太多秘密。”

“我所希望的,是一一去过。”

站在船棺前,陈爻淡然一笑。

但他还有句话没说,去过怎么够,作为这世上可能仅存的摸金校尉,当然是将门派发扬光大啊。

七十二疑冢只会是开始。

“爻哥去哪,我就跟到哪。”

“对,只要你开播,我358团的弟兄一定来捧场。”

“下一个墓要是去秦始皇陵就好了,听说那底下连如今最先进的技术都没法彻底堪透,也该让世人见识下摸金校尉的本事了。”

看着那些弹幕,陈爻忍不住摇摇头。

他何尝不想去秦皇陵一探究竟,但以他现在的手段,还是太低微了些。

等到万事俱备。

那便是他启程骊山之时了。

摆摆手,陈爻重新将手电照向棺内,“好了,暂时不说太远,眼前曹操墓还没结束呢。”

“哈哈哈,我只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第二场直播了。”

“就是不知道斗鲨会不会封禁,哎,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换平台。”

“斗鲨要是敢禁了爻哥的直播间,老子天天去骂,听说不是在准备上市么,只要他有敢承受丑闻的能力,那就试试。”

“对,微博、贴吧、天涯、公众号,再不行就去举报,三万兄弟一人一个帖子,都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那些弹幕,陈爻心中仿佛有一股暖流涌动。

不过却并未多说什么。

直播间能活到现在。

恐怕不是斗鲨害怕他们举报刷差评,更多的是无能为力。

虽然自己总吐槽狗系统,但不得不说,它确实厉害。

在斗鲨平台创建房间,竟然连平台都没有封禁的权限。

至于,此刻高陵外的天罗地网,那就得看他的本事了。

不过陈爻成竹在胸,似乎早就做好了谋划。

事关生死。

他当然早有计划。

系统能够屏蔽追踪,不被警方侦测到身份来历,但高陵景区却逃不掉,而盗墓又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陈爻又怎么不去考虑?

只不过……

逃离曹操墓,不是现在,而是切断直播后。

否则他无疑就是夜里的一盏灯。

“咦……”

就在他脑海里浮现出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时。

陈爻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一点不正常的诡变,准确的说是,空气中忽然多了一股腐烂的味道。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脸色一凝。

几乎是下意识的,猛然低头。

望向棺内。

下一刻……

饶是见惯了墓中凶邪诡谲的他,一时间都忍不住往后连退数步。.

踩的身下地面,发出一阵咚咚的沉闷声响。

而随着镜头拉过,屏幕后,无数正在看直播的观众,心脏更是重重一跳,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老天。”

“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啊,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陈爻眉心深沉,目光看向棺底,从紧紧抿着的嘴唇,以及难看的脸色,不难猜出他此刻的心情。

金丝楠木棺内。

那具半分钟前还栩栩如生,仿若活死人般的曹阿瞒尸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长满了如霉菌般的黑色斑点。

尤其是那张脸。

本来即便死去多年,仍是难掩气态威严。

但眼下,却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让人望而生畏,浑身不寒而栗。

只是怔怔失神的片刻钟里。

曹阿瞒那张脸,已经彻底枯败,露出森森白骨,就连头上那顶平天冠,也因为失去了托举,跌落到一边的棺底角落处。

不仅仅是他的尸身,连同那件长袍,也像是一瞬间经历了无数时间,迅速腐化,如同一捧尘沙,一戳就会碎成齑粉。

陈爻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他和船棺之间。

相隔不到一米远。

一个大步就能跨过。

但眼下,那中间却像是隔着一道雷池,不,应该是千山万水,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

那棺椁内时间流逝比外界快了无数倍。

所以他才会看到如此惊人的一幕。

陈爻甚至不敢跨步,他怕自己一近棺前,也会像曹阿瞒那般,迅速苍老,几分钟后,就成了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咕咚~

不知道过了多久。

陈爻度秒如年,恨不得这种诡变早点结束,但似乎又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棺底的曹阿瞒尸身,彻底变成了一具骸骨。

那底下没有被时间侵蚀的,似乎只有被他剥离下来的金缕玉衣。

但陈爻仔细看了下,他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先前还温润白净的玉石上,同样多出了许多斑斑点点的血沁。

比之先前更为明显。

颜色也开始偏黄。

他知道,刚才那种诡异的变化,应该都源自于那件玉佣。

最早开棺前,他说这是一具两重棺,但其实,曹阿瞒身上那件金缕玉衣才是最后一副棺椁。

一旦剥离脱落,尘封的时间,就像是被打开了闸门,如洪水般倾泻而过。

想通这一点。

陈爻深沉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了些。

一连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头那种难以形容的复杂。

一步步走近船棺前,不能再耽误了,他打算取了玉佣,便立刻离去。

拿出一截绳子。

从骸骨脖颈以及腰腹间穿过。

轻轻一用力,曹阿瞒尸骨一下半坐而起,陈爻则是顺势探手去取那件金缕玉衣。

不过……

在他探手时。

目光却是瞥见。

曹阿瞒手边……竟是放着一把封鞘的长剑!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