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其他 > 盗墓直播:开局曹操七十二疑冢 > 第12章 呜呜呜曹阿瞒误我

虽然看不清那人长相。

但连同陈爻在内,直播间数万观众,心里都是忍不住狠狠跳了下,脑海深处不约而同浮现出个名字来。

曹阿瞒!

那一定是。

能够在死后都有着那般惊人气势的,除了他再无旁人。

“我竟然能见到曹操,今天这课逃的值了。”

“还愣着干啥,赶紧截图啊,老子今天就是朋友圈最靓的崽。”

“不愧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孟德,太牛逼了。”

观众疯狂刷着弹幕,似乎想要发泄自己心中的震撼。

这要是考古界,恐怕会更疯狂。

曹操死去近两千年,不但坟冢一直没有找到,样貌画像更是不见于世间流传。

即便是三国志中,对他也只有寥寥几句记载。

‘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

至于身高几何,五官长相则是一句未曾描写。

而今,那道端坐在王椅上的身影,即便隔着许远,又有雾气笼罩,但却仍是能够察觉到,与大殿中那些人俑一般,雕刻的栩栩如生,极为逼真。

或许……

这会是两千年来。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实还原了曹操样貌的存在。

“这应该是曹阿瞒临朝时的情境。”

“真是让人震撼,两千年前的一幕被完美复刻下来。”

呼~

陈爻深吸了口气,按下躁动的心神,反手取下背包,从中拿出一捆冷烟火,用力往四周抛去。

很快。

一道道清冷的火光从四周黑暗中亮起。

将原本被雾气笼罩的大殿,照的通透如白昼一般。

那些人俑身影尽数显现。

这地方少说一千多年没人来过,却丝毫没有因为潮湿泛起霉气,只不过所有东西上都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应该都是从穹顶上,那些横梁屋瓦的缝隙间落下。

久而久之。

让周围一切看上去都显得灰蒙蒙一片,失去了它原有的色调。

往身后瞥了眼。

地上也留着一行长长的足迹。

等到烟火彻底驱散雾气和黑暗,陈爻终于能看清大殿里的一切。

除去那些文臣武将的人俑外,四周还有捧灯、打扇的侍女,以及宣令的常侍等人。

一眼望去。

宛如活人。

完全就是将当时的情形复制了下来。

四周墙上,绘制着大幅的壁画,因为尘封多年的缘故,没有半点褪色,一如既新。

从人俑中穿过。

陈爻去到东墙下。

仰起头认真看了一遍。

壁画中绘着深潭边,一个少年手握长剑毫无畏惧的与潭水中的蛟龙搏杀缠斗。

“这是……”

“谯水击蛟,这是曹操十岁时在谯水边击杀蛟龙一事。”

“史书上有记载啊,据说因为这事,曹操少年时声名鹊起,乡人无不感叹于他的胆略。”.

“这曹阿瞒够自恋啊,没想到还是个闷骚男,专门把这事绘成壁画。”

“哈哈哈,我也想说。”

“主播,快看看西墙上画的是什么,不会是官渡之战吧?”

“壁画记载的明显是他人生最得意的故事,除了少年时击蛟,最得意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是被汉献帝官拜丞相的时候。

“这么说,那也可能是逐鹿天下的时候,曹阿瞒那时候无论是年纪还是地位都是巅峰,正意气风发!”

陈爻也没想到,直播间这些观众对三国历史了解这么深,镜头扫过壁画时,就认出了它的来历。

甚至已经在猜测,与东墙对应的那幅西墙壁画会是什么。

其实,他也在琢磨。

纵观曹阿瞒一生,从乱世中崛起,挟天子以令诸侯,三分天下,刨除对他性格的鄙视,绝对算得上是一代枭雄。

大殿中只有东西两面墙上,刻有壁画。

而能让他死后,都绘入墓中的,一定是他最为得意之事。

弹幕上那些猜测,无论是官渡之战、位极人臣还是陈留起兵、平定凉州,都不是没可能。

“主播,你能猜出来吗,我赌个飞机,要是中了,立马送上。”

因为先前陈爻表现出的超强知识储备。

直播间人忍不住开始起哄。

“一架飞机,我跟了。”

“玩太小了吧,我跟一个火箭。”

“大家都玩,那我也不能落下啊,一个火箭。”

“敢不敢再玩大点,超火起步!”

一经人提,顿时获得了无数观众的响应。

眼看热度越来越高,让原本不想参与的陈爻,也忍不住起了玩心。

猜中了几十万。

没猜中也没关系,就当是个游戏。

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血赚不亏啊。

“我猜可能与赤壁之战有关。”

稍稍琢磨了下,陈爻轻声道。

“不会吧,赤壁之战中曹操可是被火烧连营三百里,部下将士死伤无数,怎么可能是这个。”

“对啊,以曹阿瞒这自恋程度,失心疯了,才会把它留在墓室内。”

“哈哈哈,万一曹操还是个受虐狂呢,死磕也要时时提醒自己。”

听到他竟然猜测与赤壁之战有关,观众们顿时直呼不可能。

赤壁中曹魏大败,跟人生得意完全不沾边,而且与其把这件事作为第二幅壁画,还不如败走华容道,好歹没有那般惨败。

“没什么好争的,去看看就知道了。”

看了眼弹幕,陈爻心态倒是平静的很,笑了笑说道。

沿着原路返回。

等他抵达时,强光往墙上照去。

只见,一片茫茫不见边际的水域上,头顶一轮银月皎洁,江上无数战船横陈,写有曹字的大旗在风中猎猎鼓荡。

其中一艘大船上,置酒设乐,宴请诸将。

而船头处,手握长槊的曹操仿佛有气吞山河之势,慷慨而歌。

“我靠,真是赤壁!”

“饮马长江,战船连水,曹操横槊赋诗,这不是赤壁赋?”

“主播真是神了,这也能猜到。”

“为什么啊,我还是不服,曹阿瞒这人简直有病,他难道不知道作完赤壁赋后,就是一场大败?”

“可能真有受虐倾向呢,要不然一般人谁有这种脑回路?”

“绝逼是,曹阿瞒害我,呜呜呜,损失了五百块,又要吃半个月的馒头了。”

“难受,我一个穷比为啥要参与到你们的赌局啊,手贱啊!”

“主播能解释下吗,这到底是为啥?”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