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33TXT > 玄幻 > 都市之狂龙圣手 > 第470章 我不救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江炎脸色顿沉,瞳仁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他知晓,这必然是怜月与南宫清月所为。

江炎是怎么也没想到过,二人居然会对薛铁面下如此狠手。

“别急,我也懂些医术,烟红,你想办法带我去见你哥,我为你哥检查检查,或许有办法治好你哥。”

江炎低声说道。

“你?”

薛烟红一愣,也才想起江炎是懂得一些医术的,先前自己在燕城的同事之母不就是他救活的吗?

“对,对,你懂得风水之术,医术也不错,或许....或许你有法子治好我哥!”

薛烟红情绪有些激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奔进了医生办公室。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喧闹声传出。

江炎感觉不太对劲,立刻走了过去。

几名巡捕亦是闻讯赶去。

“薛巡捕,你不要开玩笑了,病人目下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岂能答应你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动薛神捕?”

一名满头银发的医生冷冷说道。

这人名叫吴道方,是大都第三医院的权威!

“可是....你们不是说治不好我哥吗?与其这样,不如让我请的人试试?”

薛烟红急道。

“我们的确对薛神捕的病情束手无策,但并不是说薛神捕就没人可治!我们已经联系了龙国最年轻的神医秦似龙前来为你哥哥医治,有秦神医在,你哥哥肯定会相安无事的。”.

吴道方淡道。

“秦似龙?”

薛烟红愣住了。

“没错,是我!”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薛烟红侧首看去,只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身阿玛尼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屋外人传来一阵惊呼,办公室内的医生也全部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迎上前去。

“秦神医,您可算来了!”

“秦神医,我代表第三医院全体医生欢迎您!”

“感谢您来我们医院走访指点啊!”老医生堆满笑容,上前与之握手。

虽然秦似龙不过二十余岁,但没人敢对其不尊重,可见其地位之特殊。

薛烟红虽然是第一次见秦似龙,但此人她也是如雷贯耳,思绪再三,不由朝门外望去,看了眼人群中的江炎。

江炎轻轻点头,似乎是叫薛烟红不必多想。

薛烟红露出感激之色。

“薛烟红巡捕是吧?”

这时,秦似龙扭头扫了眼薛烟红。

“是....是我,秦神医,请您务必快快出手,救救我哥哥吧。”

薛烟红连忙朝秦似龙鞠躬。

然而,秦似龙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不救,你还是找你那位神医出手医治吧。”

这话一出,薛烟红呆住了。

“秦神医,您...”

“连吴老医生都治不好的病人,其病势必然非同一般,你不求助吴老,反倒是要吴老答应让你找其他医生施救,那就是不信任我们,既如此,就叫你寻的医生救治吧。”

秦似龙眼里荡漾着冷漠,面无表情道。

薛烟红连连后退,浑身狂颤,呆滞的看着秦似龙,半晌说不出话...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